谁能真正的接纳我们:耶和华神是我们的父

谁能真正的接纳我们:

耶和华神是我们的父

撒母耳记下13:34-14:33

路加福音15:11-32

押沙龙逃跑了。守望的少年人举目观看,见有许多人从山坡的路上来。约拿达对王说:「看哪,王的众子都来了,果然与你仆人所说的相合。」话才说完,王的众子都到了,放声大哭;王和臣仆也都哭得甚恸。押沙龙逃到基述王亚米忽的儿子达买那里去了。大卫天天为他儿子悲哀。押沙龙逃到基述,在那里住了三年。暗嫩死了以后,大卫王得了安慰,心里切切想念押沙龙。洗鲁雅的儿子约押,知道王心里想念押沙龙,就打发人往提哥亚去,从那里叫了一个聪明的妇人来,对她说:「请你假装居丧的,穿上孝衣,不要用膏抹身,要装作为死者许久悲哀的妇人;进去见王,对王如此如此说。」于是约押将当说的话教导了妇人。提哥亚妇人到王面前,伏地叩拜,说:「王啊,求你拯救!」王问她说:「你有什么事呢?」回答说:「婢女实在是寡妇,我丈夫死了。我有两个儿子,一日在田间争斗,没有人解劝,这个就打死那个。现在全家的人都起来攻击婢女,说:『你将那打死兄弟的交出来,我们好治死他,偿他打死兄弟的命,灭绝那承受家业的。』这样,他们要将我剩下的炭火灭尽,不与我丈夫留名留后在世上。」王对妇人说:「你回家去吧!我必为你下令。」提哥亚妇人又对王说:「我主我王,愿这罪归我和我父家,与王和王的位无干。」王说:「凡难为你的,你就带他到我这里来,他必不再搅扰你。」妇人说:「愿王记念耶和华-你的 神,不许报血仇的人施行灭绝,恐怕他们灭绝我的儿子。」王说:「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:你的儿子连一根头发也不致落在地上。」妇人说:「求我主我王容婢女再说一句话。」王说:「你说吧!」妇人说:「王为何也起意要害 神的民呢?王不使那逃亡的人回来,王的这话就是自证己错了!我们都是必死的,如同水泼在地上,不能收回。 神并不夺取人的性命,乃设法使逃亡的人不致成为赶出、回不来的。我来将这话告诉我主我王,是因百姓使我惧怕。婢女想,不如将这话告诉王,或者王成就婢女所求的。人要将我和我儿子从 神的地业上一同除灭,王必应允救我脱离他的手。婢女又想,我主我王的话必安慰我;因为我主我王能辨别是非,如同 神的使者一样。惟愿耶和华-你的 神与你同在!」王对妇人说:「我要问你一句话,你一点不要瞒我。」妇人说:「愿我主我王说。」王说:「你这些话莫非是约押的主意吗?」妇人说:「我敢在我主我王面前起誓:王的话正对,不偏左右,是王的仆人约押吩咐我的,这些话是他教导我的。王的仆人约押如此行,为要挽回这事。我主的智慧却如 神使者的智慧,能知世上一切事。」王对约押说:「我应允你这事。你可以去,把那少年人押沙龙带回来。」约押就面伏于地叩拜,祝谢于王,又说:「王既应允仆人所求的,仆人今日知道在我主我王眼前蒙恩了。」于是约押起身往基述去,将押沙龙带回耶路撒冷。王说:「使他回自己家里去,不要见我的面。」押沙龙就回自己家里去,没有见王的面。以色列全地之中,无人像押沙龙那样俊美,得人的称赞,从脚底到头顶毫无瑕疵。他的头发甚重,每到年底剪发一次;所剪下来的,按王的平称一称,重二百舍客勒。押沙龙生了三个儿子,一个女儿。女儿名叫她玛,是个容貌俊美的女子。押沙龙住在耶路撒冷足有二年,没有见王的面。押沙龙打发人去叫约押来,要托他去见王,约押却不肯来。第二次打发人去叫他,他仍不肯来。所以押沙龙对仆人说:「你们看,约押有一块田,与我的田相近,其中有大麦,你们去放火烧了。」押沙龙的仆人就去放火烧了那田。于是约押起来,到了押沙龙家里,问他说:「你的仆人为何放火烧了我的田呢?」押沙龙回答约押说:「我打发人去请你来,好托你去见王,替我说:『我为何从基述回来呢?不如仍在那里。』现在要许我见王的面;我若有罪,任凭王杀我就是了。」于是约押去见王,将这话奏告王,王便叫押沙龙来。押沙龙来见王,在王面前俯伏于地,王就与押沙龙亲嘴。(撒母耳记下13:34-14:33)

耶稣又说:「一个人有两个儿子。小儿子对父亲说:『父亲,请你把我应得的家业分给我。』他父亲就把产业分给他们。过了不多几日,小儿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来,往远方去了。在那里任意放荡,浪费资财。既耗尽了一切所有的,又遇着那地方大遭饥荒,就穷苦起来。于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个人;那人打发他到田里去放猪。他恨不得拿猪所吃的豆荚充饥,也没有人给他。他醒悟过来,就说:『我父亲有多少的雇工,口粮有余,我倒在这里饿死吗?我要起来,到我父亲那里去,向他说:父亲!我得罪了天,又得罪了你;从今以后,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,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!』于是起来,往他父亲那里去。相离还远,他父亲看见,就动了慈心,跑去抱着他的颈项,连连与他亲嘴。儿子说:『父亲!我得罪了天,又得罪了你;从今以后,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。』父亲却吩咐仆人说:『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;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;把鞋穿在他脚上;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,我们可以吃喝快乐;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,失而又得的。』他们就快乐起来。那时,大儿子正在田里。他回来,离家不远,听见作乐跳舞的声音,便叫过一个仆人来,问是什么事。仆人说:『你兄弟来了;你父亲因为得他无灾无病地回来,把肥牛犊宰了。』大儿子却生气,不肯进去;他父亲就出来劝他。他对父亲说:『我服事你这多年,从来没有违背过你的命,你并没有给我一只山羊羔,叫我和朋友一同快乐。但你这个儿子和娼妓吞尽了你的产业,他一来了,你倒为他宰了肥牛犊。』父亲对他说:『儿啊!你常和我同在,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;只是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、失而又得的,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。』」(路加福音15:11-32)

引言

上个月17号,武汉江夏区一个初中生,在教室跟同学玩扑克牌,被班主任发现,随后班主任就把三个学生的家长都叫到了学校,配合学校对孩子进行教育。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,在座各位可能大部分都是好学生,经历比较少,我读书的时候,爸妈被叫到学校的次数多到数不过来。

但是其中一个学生的家长,到了学校后,在走廊连续扇了自己儿子几个巴掌,然后母亲就被老师拉开了,这个男孩,低着头沉默了三分钟,然后转身毫不犹豫的跳下了楼,随后死亡。

这件事情在网上引起了非常大的波澜,有认为现在孩子心理太脆弱了的,有认为是家长不对的,有的认为这跟现在孩子又要上补习班、又要面对升学、考试、做不完的作业等等,压力太大也有关系,各种说法都有。但是有一个新闻媒体的评论,让我非常的触动,它说:这下家长肯定会后悔了。

是的,家长肯定要后悔了,后悔死了,其实这也是大部分跟家人发生冲突的孩子,之所以自杀的原因,就是为了报复,为了让你后悔,这是一个孩子,能对家长所表达出的最大的抗议。

现在的孩子,受到的教育和接收到的资讯,远超过以前的时代,道理其实他们都懂,就好比这个学生,他知不知道自己在教室里打牌是错误呢?其实肯定知道,但他们就是接受不了,家长对待自己的方式。

其实类似的案例,每年都有发生,许多孩子在家长的责骂下,家长以为骂完就算了,但孩子却可能会选择用最极端的方式报复回去。

2017年2月13日,除夕夜。云南的17岁留守少年小宝,选择用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。死之前,他给自己的父亲留下了一封遗书:爸爸,我死了,你就高兴了。我的死是你造成的,与其他人无关。你句句逼人,我没有办法,独有一死方休止。我死后你不要无理取闹,希望下辈子你我互不相识。

中国青少年的自杀率,位居全球第一。16%的中国学生考虑过自杀,成功自杀者达15万人以上。除了自杀成功者,每年还有约250万的自杀未遂者。

有一个记者卧底在QQ自杀群里,试图劝阻那些想要自杀的孩子,但是他发现,青少年自杀的原因很多,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:“你不是给了我命吗,我现在还给你。” 

有一个孩子的回答是:爸爸总在伤害我,我想用死,来换他一个道歉。

讽刺的是,自杀学生的父母所从事的职业排名前三分别是:老师、医生、公务员。

但我们能简单的说家长就都是错的吗?难道孩子犯了错误,我们就不能管教,或是责备了吗?有人说要掌握好度,要分场合,心平气和,等等。确实,这些都是做家长的要去努力学习的,但人总有无能为力、犯错的时候,我们大多数人也不是教育专家、心理学家,说白点,我们只不过是一群凡人罢了。我想大多数批评、责骂、甚至是体罚孩子的父母,都是爱他们的,甚至以为这样做就是对他们好的,却不知道孩子的内心正在积蓄着怎样的愤怒,甚至是仇恨。

我想倘若我们愿意将自己带入双方的角度,无论是那些选择用自杀来发泄自己愤怒、委屈的孩子,还是那些被工作、生活压的喘不过气,又总是需要面对调皮、犯错的孩子的父母;

当我们将自己带入孩子的身份,很多人都说,真的特别能够理解,其实太多太多人,都曾想过用自杀或是其它放纵的方式,来报复自己的父母;

同样,当我们将自己带入父母的身份,特别是那些已经有了孩子的,面对犯错的孩子,我们常常不能做到像理论中那样完美的回应,结果常常带来更大的破坏和伤害。

今天我们所看的这一段经文,就是一段非常典型的例子,一个犯了错误的儿子,一个爱子心切,却又选择冷漠对待儿子的父亲。在这个过程当中,我们从大卫的角度,看到他作为父亲的无奈,也看到押沙龙因为不满父亲的态度,而不断继续的愤怒与仇恨。最终,在父亲以为事情都过去了的时候,却是儿子起来,用最极端的方式,开始了他的报复的时候。

一、思念而不得

上周我们一起看了撒母耳记下第十三章的内容,在暗嫩强奸他玛后,大卫的不作为,以及押沙龙的自以为义,残忍的报复。

十三章结尾部分,39节《和合本》翻译作:‘暗嫩死了以后,大卫王得了安慰,心里切切想念押沙龙’,其实原文直译应该是:大卫王在暗嫩死的事情上得了安慰,于是不再出去‘寻索’押沙龙了。

大卫为什么要‘寻索’押沙龙呢?因为押沙龙的犯罪,是公开的,而且是危及国家稳定和政权的,他公开的谋杀了以色列的王储,大卫身为君王不能不追捕这个罪犯,给国家一个交代。但是很显然,大卫并不是真的想将押沙龙缉拿归案,所以在做做样子后,大卫很快就停止派人出去‘寻索’押沙龙了。用我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,‘冷处理’,大卫希望时间能够冲淡人们的记忆,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。

经文到这里也就告一段落了,单看这一节经文,我们还不能确定,作者说大卫‘不寻索押沙龙’了,是强调大卫真正释怀了,只是不再对押沙龙耿耿于怀了,还是强调大卫开始思念押沙龙(和合本翻译)。但从下文我们可以知道,大卫已经从暗嫩死亡的悲痛中走出来,开始思念他流亡在外的儿子押沙龙了。

因为十四章1节说:‘洗鲁雅的儿子约押,知道王的心在押沙龙身上’。

大卫对押沙龙的思念一定是非常强烈的,以至于元帅约押都能明显的看见、感受到,为什么大卫思念押沙龙,一个父亲思念自己的儿子,却不能将他接回来呢?跟上一章一样,作者强调,因为大卫除了父亲的身份之外,还有一个王的身份。

押沙龙谋杀的,不仅仅是自己的哥哥,还是这个国家的王位继承人,他所犯的,是绝对的死罪。

在暗嫩的事情上,本该主持公义的王,却因为父亲的身份,罔顾了公义;而对待押沙龙的事情上,大卫是一个父亲,却也同样被他君王的身份所限制,他不能完全接纳押沙龙;

为什么同样是儿子,大卫没有处理暗嫩,却不能接纳犯错的押沙龙呢?是大卫爱暗嫩更多吗?不是的,后面我们会讨论到,很明显大卫爱他两个儿子,无论是暗嫩还是押沙龙,甚至大卫更爱押沙龙。

与暗嫩的事情不同的是,暗嫩虽然强奸了他玛,但是押沙龙选择把这件事情压了下去,他没有让他玛去大卫那里祈求公义、审判,因为押沙龙一开始就存心报复,他知道即使大卫主持公义,也不可能杀暗嫩,押沙龙自从暗嫩玷辱了他玛那天开始,就定意要杀暗嫩了(十三32)。

因为没有人控诉,而且也是王室内部的事件,所以大卫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,可以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,但押沙龙杀暗嫩,是公开的叛变,因为暗嫩是大卫王位的继承人。古代一个王子杀害比自己更有继承权的王子,甚至是谋害国王篡位,都时有发生,无论是谋害国王,还是杀害王位的继承人:太子,都是叛国的行为,而且押沙龙是在剪羊毛的庆典上公开的叛变。

不论是从君王的身份,还是一个父亲的身份,大卫都不可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那样。但是经文又告诉我们,大卫极其思念押沙龙,‘王的心在押沙龙身上’。大卫处在两难的痛苦之中,这个时候,一个善解人意的人物登场了,他就是大卫的元帅,约押。

我们中国人说‘借坡下驴’,或者说别人给了台阶,就顺着下了。

约押看出了大卫对押沙龙的思念,由此也可见,大卫是何等的思念押沙龙。可能到了茶饭不思、无心料理国家政务的地步。于是约押设了一个计谋,他找来一个妇人,教她如何一步步的给大卫设一个圈套,好使大卫最终能够答应接押沙龙回来。既是给大卫一个理由,也是帮助大卫作出决定。于是我们再次看到,上一章的情景仿佛再现,这一次大卫不是被他的两个儿子操纵,而是被他的元帅用计谋操纵。

事实上这个妇人所说的情况,和押沙龙的罪行完全是两个性质,因为按照这个妇人所说的,因为她的两个儿子在田间发生了矛盾,然后彼此争斗,因为没有人在边上劝解,所以争斗起来后一个失手打死了另一个,这属于误杀,或者说过失杀人,而不是刻意的谋杀,按照摩西律法这个人可以逃往‘逃城’寻求庇护(民三十五16-28,申十九1-13),或许当时以色列人并没有按照神的心意,真正设立逃城,所以这个妇人才有理由来向大卫寻求公义。

总之,故意杀人的是死罪(出二十一12),但是误杀的却应该得到一定的宽容,而且最重要的是,根据这个妇人的描述,案发时只有兄弟两个人在场,没有其他见证人在场,所以按照摩西律法,没有两三个人的见证,是不能定这个人为刻意谋杀的(民三十五30,申十九15),那些报血仇的,刻意要杀死这个妇人,显然是为了使她丈夫家里绝后,好谋夺她的家产。

所以我们首先要清楚,大卫的审判完全没有问题,他是按照摩西律法、而不是私人感情,进行了公正的判决。这也为下面大卫虽然同样赦免了自己的儿子,但却不能完全饶恕他、接纳他做出了铺垫,因为经文的记载非常清楚,押沙龙是刻意谋杀了暗嫩,而且他还间接的利用了大卫。并且押沙龙的谋杀行动,是公开的,大卫的众子,以及当时参加押沙龙剪羊毛庆典的人,都是直接证人,大卫的侄子约拿达,也控诉约押是早有预谋的。所以这个妇人所提出的虚拟的案件,并不能等同于押沙龙的情况,更不能成为押沙龙得到赦免的理由。

但这个妇人聪明的地方在于,或者说指导这个妇人如何说话的‘约押’,聪明的地方就在于,他知道王思念儿子的心,因此约押巧妙的利用这个案件,勾起王对押沙龙的同情之心,也利用类似的处境,为押沙龙寻找到一个开脱罪责的理由。

我们来特别看一下在婦人所讲述的故事中,是如何强调与押沙龙的案件相似之处的;

1.妇人有两个儿子 & 大卫的两个儿子(暗嫩和押沙龙)

2.二人在田间打架没有人从中劝解 & 暗嫩玷污了押沙龙的妹妹她玛,大卫虽然非常愤怒,但没有惩处暗嫩。

3.一个击杀(נָכָה nakhah)另一个,把他打死了 & 押沙龙报复性的击杀(נָכָה nakhah)了暗嫩。

4.妇人不把打死兄弟的交出,难以平息全家族的愤恨 & 大卫不惩罚押沙龙,难以向国家和家族交代。

5.作为母亲,妇人不想灭绝那承受家业的儿子 & 作为父亲,大卫不会想要灭绝一位承受自己王位的儿子押沙龙。

为什么说押沙龙是要继承他王位的儿子呢,押沙龙原本是三子,大衛的次子是:‘基利押’,是作過迦密人拿八的妻子亞比該所生的(撒下三3)。但是这个人只出現過一次,经文就没有再提,因此很可能已经病逝或陣亡。所以暗嫩死后,押沙龙其实就顺势成为王位继承人了。

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的,这个妇人高明的地方就在于,透过强调两个案件之间的共同情景,巧妙利用一个按照摩西律法本可以得着赦免的案件,忽略了押沙龙的罪行:刻意谋杀,与误杀的本质区别。给大卫寻找一个赦免押沙龙的理由,并且在大卫答应为她做主后,一再请求大卫确定自己的承诺,甚至在神面前发誓。表面上是使大卫没有后悔、反驳的机会,但实际上也是加强了大卫赦免押沙龙的理由。

14:8 王对妇人说:「你回家去吧!我必为你下个命令。」14:9 提哥亚妇人又对王说:「我主我王,愿这罪孽归我和我的父家,与王和王的位无关。」14:10 王说:「有人说话难为你,你就带他到我这里来,他必不再搅扰你。」14:11 妇人说:「愿王对耶和华-你的上帝发誓,不许报血仇的人施行毁灭,免得他们灭绝我的儿子。」 王说:「我指著永生的耶和华起誓:你的儿子连一根头发也不致落在地上。」

当大卫在妇人一步步诱导下,指着神起誓会保护这个妇人的儿子时,约押的计谋就已经成功一大半了,最后,这个妇人亮出自己最后的底牌。

14:13 妇人说:「王为何起意做这事,要害上帝的百姓呢?王不使那逃亡的人回来,王说这话就证实自己错了!14:14 我们都必死,如同水泼在地上,不能收回。上帝不会让人不死,但仍设法使逃亡的人不致成为赶出、回不来的人。

至此,约押给大卫下台的台阶已经铺好了,就看大卫自己怎么选择了。

二、原谅,但无法接纳

大卫能不能分辨出两个案件在本质上的区别呢?

当然能够,事实上,他不仅立马就反应过来,这个妇人背后真正的意图,而且从这个妇人居然能够如此洞悉自己的内心,大卫猜到,肯定是与自己非常亲近的约押指使的这个妇人。

但大卫并没有真的追究这个妇人所提出的案件,与押沙龙案件的本质差异,或者说大卫不愿意去追究,他自己也希望能够赦免押沙龙,他心里迫切的思念自己的儿子,所以大卫就顺着约押给自己找的这个台阶,下台了。

注意经文的描述,当大卫把约押找来,对他说:我应允你这事,你可以去,把那少年人押沙龙带回来。约押怎样表现的?经文说:约押就面伏于地叩拜,祝谢于王,又说:王既应允仆人所求的,仆人今日知道在我主我王眼前蒙恩了。

为什么约押表现的如此感恩?按我们的想法,不应该是大卫反过来感谢善解人意的约押吗?这是因为我们从今天人的眼光看待问题,忽略了当时大卫和约押身份上的差异,任何国家、时代,臣子干涉君王家务,都是极其忌讳的事情。因此约押知道,大卫没有追究他的责任,实在是他在王眼前蒙恩了,作者也希望我们透过这一点明白,大卫是何等迫切的思念押沙龙,希望他能回来。哪怕约押的作法在很多君王的眼里,是触碰君王逆鳞的行为。

更何况前面大卫被暗嫩操控,成为他强奸他玛的帮凶,接着又被押沙龙操控,成为押沙龙杀暗嫩的帮手,现在约押又想要利用计谋操控大卫,大卫如果为此大发烈怒,是理所当然的。

无论是从干涉王室家务的角度,还是从想要用计谋操控大卫,结果反被大卫识破的角度,大卫都有理由治约押的罪,但大卫却应允了约押,与其说是应允了约押,不如说是大卫思念儿子的心实在太过迫切,因此借机让约押将押沙龙接了回来。

这一次,是爱子心切、却又无能为力的大卫,明知被人操控,却甘心情愿的被约押操控了。大卫迫切的思念押沙龙,并且没有计较约押严重的冒犯,为的就是要将押沙龙接回来。

但诡异的事情发生了,当约押将押沙龙接回来后,大卫却吩咐说:使他(押沙龙)回自己家里去,不要见我的面,于是‘押沙龙就回自己家里去,没有见王的面’。

这再次证实了,大卫并不是被那个妇人,或者说约押的那套说辞打动,他清楚两个案件本质的区别,不能成为押沙龙无罪的辩护。

但是出于对儿子的思念之心,大卫同意将押沙龙接回来,但大卫还是过不去自己心里的那关,他不能真正做到无视押沙龙的罪恶,不能完全的接纳他。

所以押沙龙的人虽然回到了耶路撒冷,他的心却还是被放逐的,并没有得到父亲真正的接纳和饶恕。

我想约押去接押沙龙的时候,他们两个人可能都以为从前的事情,都已经过去了,押沙龙得到大卫的赦免了,他现在又是理所当然的王位继承人,将来前途一片光明啊。

但让人始料不及的是,回到耶路撒冷后,大卫连面都没有让押沙龙见一下。

这当中的落差一定让押沙龙备受刺激。也让约押重新评估与押沙龙交往的利弊,所以押沙龙回到耶路撒冷后,不仅没有见到大卫,更是因为大卫的冷落,被整个耶路撒冷城的人所疏离。

本章的一开始就已经强调,大卫的心在押沙龙身上,他思念押沙龙,也爱押沙龙,但是杀人的要被‘处死’,这是再清楚不过的律法,虽然大卫‘就坡下驴’,顺着这个妇人的说法,按照约押所求的,使押沙龙回耶路撒冷了,没有追求他的罪。但大卫自己心里知道,押沙龙是有罪的,他是本该受罚的。他不愿直面押沙龙的罪,或许正是因为当他看到押沙龙的时候,他就会想起被杀的暗嫩,他就会想起自己身为王的失职。就好像暗嫩在强奸完他玛后,之所以如此恨他玛,就是因为看见他玛,暗嫩就会想起自己是一个强奸犯,一个罪人,大卫不能接纳押沙龙,甚至不愿看他,因为他不能完全无视押沙龙的罪。

所以我们再次看到,跟从前对待暗嫩的罪一样,大卫的作法虽然是,期望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。但他的方法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,他的冷处理方式,只是为将来埋下了更可怕的灾难与痛苦。

大卫用了最不应该的方式去对待押沙龙,他既没有对押沙龙进行任何实质性的惩处,也没有对押沙龙表达任何真挚意义上的接纳和怜悯。

他容许押沙龙返回耶路撒冷,却又拒绝让他恢复在宫中的地位。押沙龙成了一个在耶路撒冷继续被流放的人,而且这种流放显然更加刺激押沙龙,使他比流亡更痛苦。

因为有以色列最高的官长:约押的陪伴,押沙龙的回归原本是非常尊贵的,也一定是人尽皆知的,但是大卫的冷漠,以及拒绝押沙龙进入王宫:以色列最高权力中心,使得押沙龙在耶路撒冷成为被孤立的人,就连接他回来的约押,都体会到王的心意,而刻意远离押沙龙,不难想其他人,对押沙龙肯定更是避而远之,甚至是指指点点。

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,按照传统,王室都会在王宫中宴庆群臣和大臣们的家眷,而这个时候押沙龙也没有被请,这肯定会引起人们的议论和揣测。

第一年如此,第二年还是如此,

押沙龙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,他的三个儿子都已经早夭死了(撒下十八18),他只剩下一个女儿,他给这个女儿起了什么名字呢?

他玛!可见押沙龙对他玛的爱,同时也体现出,押沙龙对于暗嫩强奸他玛的事情仍然耿耿于怀。现在暗嫩已经死了,押沙龙耿耿于怀的对象是谁呢?理所当然就是当年毫无作为的大卫。

我们可以想,当一边的王宫热闹非凡的时候,另一边押沙龙的家里,却是无比的冷清,押沙龙的心里怎么可能不积蓄愤怒和仇恨。当年是大卫不作为,押沙龙借此认为自己有理由去杀了暗嫩报仇,现在大卫既然允许他回来,就理应接纳他,但是押沙龙回来了,大卫却如此冷落他,使他沦为整个耶路撒冷的异类,成为笑话。押沙龙的心里,对大卫的愤怒与仇恨在不断的积蓄着。

经文在这里特意转而开始描写了押沙龙的俊美:

14:25 全以色列中,无人像押沙龙那样俊美,得人称赞,从脚底到头顶毫无瑕疵。14:26 他的头发很重,每到年底剪发一次,所剪下来的,按王的秤称一称,重二百舍客勒(大约两公斤)。14:27 押沙龙生了三个儿子,一个女儿。女儿名叫她玛,是个容貌美丽的女子。

经文在这里突然开始描写押沙龙这个人的外貌还有家庭,似乎显得很突兀,但作者高明的地方就在这里,借着对押沙龙外表的描写,越发突显出大卫对他的冷漠。

一个如此俊美、从头到脚都毫无瑕疵的人,是何等难得。但越是这样,越是衬托出,一个本该被众人拥戴,被父亲关爱的人,现今的处境有多可悲、尴尬。押沙龙当然是罪有应得,但大卫的冷漠,更助长了他内心的不满与仇恨。

整整两年的时间,押沙龙都处在被冷落和排挤当中,最终他忍无可忍。当押沙龙用计谋为自己谋取合法地位的时候,也是他决心报复的开始。

因为约押一直回避他,不愿意见他,所以押沙龙想了一个极‘聪明’的点子,他指使人把约押的大麦田用火烧了,这当然让约押火冒三丈,这也再次体现出押沙龙为了目的不折手段的个性。

约押当年费尽心机,冒大危险,帮助押沙龙从流亡之地回来了,已经吃力不讨好了,大卫不愿意见押沙龙,约押能有什么办法。现在押沙龙不仅不知道感恩,反而恩将仇报,自己不见他,他居然就放火烧自己的田,这让约押极其的愤怒,直接上门到押沙龙家里理论。

押沙龙看似达到了自己的目的,但就好像当年报复暗嫩一样。但他也为自己悲惨的结局,埋下了伏笔。在后面的战争中,押沙龙因为头发被困在树枝上的,约押明确违背大卫的命令,残酷的杀死了押沙龙。矛盾很可能就是在这里开始的。

押沙龙利用自己的手段,强迫约押替自己向王传了话:

撒母耳记下十四章32节:「我为何从基述回来呢?不如仍在那里。现在要许我见王的面;我若有罪,任凭王杀我就是了。」。

我们从押沙龙的话「我若有罪」中可以看出,押沙龙并不觉得自己有罪,他不仅不能体会大卫的难处、挣扎和痛苦,反而因为大卫的疏离,对大卫充满了怨恨。

押沙龙有罪吗?当然有罪,倘若大卫真的就像他所说的那样,因为押沙龙有罪,就杀了他,哪还会有这么多的事情,以及后面如此之多的痛苦和灾难。

但大卫再一次选择了妥协,他按押沙龙所想的,召见了押沙龙,并且透过公开的方式,表示了对押沙龙的赦免,正式恢复了押沙龙在以色列的一切权柄和地位。

注意经文的描述:王便叫押沙龙来,押沙龙来见王,在王面前俯伏于地,王就与押沙龙亲嘴。

亲嘴是中东地区问安、和好的礼仪,表面上看大卫与押沙龙真的和好了,起码在外人看来是这样的,也因此押沙龙在以色列恢复了自己想要的地位。

但是细细的品读这段经文,我们却从中看不到任何的亲情和真心的接纳,从押沙龙杀了暗嫩逃往开始,到现在,大卫已经整整五年没有见过押沙龙了,但是他们的相见,没有眼泪,没有任何一句与‘父亲’、‘儿子’相关的词汇描写,经文甚至更是没有记载任何的言语。仿佛一切都是在沉默中进行的,如此的令人压抑,事实上双方都只不过是在走一个过场,他们彼此明白,并没有真正恢复从前的关系。

大卫最终还是不忍心审判押沙龙,他在众人面前表达了对押沙龙回归的认可,他用自己身为王的特权,将押沙龙的罪恶,揭过去了。

但罪真的能够如此轻易的揭过去吗?显然不能,大卫自己心里仍然过不去这个坎,他以王的身份赦免了押沙龙,但面对他日思夜念的儿子,身为‘父亲’的大卫说不出任何发自内心的,接纳、温柔的话来。

‘罪’在押沙龙身上更是揭不过去,不仅继续存在着,并且继续发酵,酝酿着更可怕的罪行。

这一次的见面,王和押沙龙所作出的官方和解的动作,使押沙龙获得了再次融入以色列最高权力中心的机会,但也正是从这一天起,就好像当年,从暗嫩强奸他玛的那一天起押沙龙就定义要杀暗嫩,这个从不认为自己有罪的年轻人,也不能理解大卫身为父亲和君王的苦楚、挣扎的押沙龙,在离开大卫的面后,十五章1节告诉我们,他就开始施行自己的背叛计划了,也就是从那一天起,押沙龙就已经定了心意,要杀他的父亲大卫,好像从前杀他的哥哥暗嫩一样。他要狠狠地报复大卫。

我们看到一个被罪所充满、掌控的年轻人,如何自以为义,残忍又毫不知感恩。

我们看到的也是一个不能被真正赦免的年轻人,在得不到想要的父爱后,所作出的歇斯底里的反抗;

我们看到的更是一个面对犯罪的儿子,在公义与慈爱,审判与赦免之间,不断挣扎、无能为力的父亲;

大卫仍然处在两难的光景当中,无力挣脱出来。

一方面押沙龙是一个谋杀者,作为一个君王,他不应该容忍罪恶,以有罪的为无罪;同时,摩西律法还规定,凡是悖逆父母的人,也都要处死,押沙龙的行为不单单是谋杀了自己的兄弟,更是羞辱大卫,悖逆自己的父母,因为他利用大卫的信任,操纵大卫成为他杀害暗嫩的帮凶;但另一方面,押沙龙实在又是大卫所爱的儿子,身为一个父亲,他不能接受自己的儿子被定罪、处死;很可能大卫还要面对家族内部,特别是暗嫩的亲属的压力,再加上他身为父亲的尊严的问题。

所以大卫虽然可以表面上利用自己的特权赦免押沙龙,使他免于受罚,但大卫的内心却没有办法完全的接纳他、将他的罪无视。

大卫真的使押沙龙免于受罚了吗?

事实上并没有,大卫的不作为、不审判,更加纵容了押沙龙的恶和自以为义,最终押沙龙悲惨的死在了自己的罪中。

撒母耳记下十八章33节记载,当大卫听说了彼时已经背叛自己的押沙龙,在战场上被杀的消息,痛苦瞬间击溃了他所有的防线,大卫对押沙龙的爱再也不能抑制和隐藏,完全的爆发出来,堂堂一国君王,就好像一个无助的孩子,他一面走,一面哭,撕心裂肺的大喊着:我儿押沙龙啊!我儿,我儿押沙龙啊!我恨不得替你死!押沙龙啊!我儿!我儿!

谋杀犯、背叛者、淫乱的押沙龙最终还是死了,这实在是他当得的下场,但也在这一刻,身为父亲的大卫,也彻底的崩溃了。

此时此刻,与押沙龙的生命相比,王权、尊严、个人得失,都算不得什么了,大卫发出生命中最深的呐喊:我儿押沙龙啊!我恨不得替你死!

弟兄姊妹,这是一个爱自己的儿子,爱到极致的父亲,自然而然的真情流露,但大卫怎么能替他的儿子押沙龙受死呢?事实上大卫家里所发生的这一切灾难,都是应验了先知拿单的预言,因为他在拔示巴的事情上所犯的罪,是神对他的管教(撒下十二10-12),他愿意替押沙龙死的心是真诚的,但大卫自己也是一个罪人,他还要为自己的罪承受代价,怎能再去替别人的罪受刑呢。

大卫的心是真诚的,但现实的光景就是,面对他儿子的罪,本身‘身为一个罪人’,大卫实在太无力了,也因着他的软弱,大卫能做的实在太有限了。

三、神在耶稣基督里完全接纳了我们

从大卫的身上,我们确实要学习教训,特别是做父母的教训,对子女错误的纵容、忽略,一定会给他们,也给家庭带来更可怕的灾难。

很多中国家长,在孩子很小的时候,跌倒了为了哄孩子,就打地、打桌子,而不教导孩子走路要小心,也不管他们是否有能力自己爬起来,赶紧上去把他们抱起来。孩子长大后遇到挫折永远都是别人的问题,永远不会认错,也只会指望别人帮忙,没有主动解决问题的能力。

其实这都不是爱孩子,而是害孩子。

脱口而出的辩解,不只是说给亲戚、朋友或陌生人听的,更是说给孩子听的。你不一定说服的了对方不计较你孩子的错,但你一定塑造了自己孩子错误的世界观。

前段时间发生一件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件:一个10岁孩子正在看《喜羊羊》,因为嫌外面施工太吵,所以打开窗户把工人的安全绳隔断了。

几年前网上有一篇《‘熊’孩子背后一定有‘熊’父母》的文章特别指出:孩子犯错后,很多家长第一反应就是:他还是个孩子你跟他计较什么。但是,倘若家长一味的如此偏袒自己的孩子,孩子将会越来越失去对错误的敏感度,也就会犯下越来越可怕的罪行。

根据统计,中国青少年犯罪比例越来越高,越来越严重,各种校园暴力案层出不穷。

根据2015年7月1日《检察日报》青少年犯罪总数占全国刑事犯罪总数的70%以上的,这个数字令人吃惊。在70%里面在发生犯罪行为的未成年人中14-16岁年龄段所占比重逐年提升,到2013年已突破50%,这是数字呈现的状况。

毋庸置疑,大衛是愛自己孩子的,他爱每一个孩子,手心手背都是肉,他舍不得惩罚暗嫩。他也舍不得审判押沙龙。但他又不能无视押沙龙的罪,因此只能用冷漠、疏离来回应。

今天当我们说,家人、朋友之间:需要经常交流,坦诚面对,冷战或逃避只会让仇恨发酵变得更臭、更多毒害。

我们更需要明白,很多时候交流、沟通,并不能真的解决问题,倘若罪不能得到审判,问题不能得到解决,如何能够真正的接纳、恢复关系呢。

大卫和押沙龙的关系,并不能完全用亲子教育的角度来看待,因为大卫所身处的矛盾、张力,实在是人无法解决的;押沙龙的罪,更不是一个故事就可以轻易抵消掉的,大卫身为一国之君,也是被害者暗嫩的父亲,只要他心里存有一丝正直、良知,就不可能把这件事情真的完全忘记,作为以色列最高的审判官,以有罪的为无罪,大卫在神面前更是不可能交的了帐。

但是身为一位父亲,无论是他对暗嫩无比愤怒,却又包庇,还是对押沙龙心中迫切思念,外面却要冷处理,都体现出一个父亲对自己儿子深深的爱护之心。

大卫处在两难之中,几乎毫无能力应对;

身为一个君王,大卫不能公正的审判罪恶,因为暗嫩与押沙龙都是他所挚爱的;

身为一个父亲,大卫不能完全接纳自己的儿子,因为他的儿子是理应被审判的罪人;

我常想,大卫所深陷的这个两难的困局,该怎么才能打破呢?大卫有没有想过办法?肯定想过,肯定昼夜思想。或许大卫在押沙龙死后所发出的那句呐喊,正是他老早之前就已经幻想过的:我儿押沙龙啊!我恨不得替你死!

按照公义审判押沙龙,判处他死刑,然后身为父亲的自己,替他受死。这样押沙龙的罪又被审判了,自己的儿子又能保住了。但大卫终究是人,而且他也知道,自己本身也正在神的审判中,他的家庭中所发的这一切灾难,也正是他自己犯罪所带来的咒诅。他又如何能为自己的儿子赎罪呢?

更重要的是,即使大卫在谋杀的事情上真的替押沙龙服了刑,承担了他罪行的代价,但是大卫却不能除去押沙龙的罪性,倘若罪仍然存在,并且掌控着押沙龙,最终押沙龙还是会死在自己的罪恶中。

父亲的爱,或许能够为自己的儿女遮掩罪恶,甚至为他们一时承担罪行的代价;但父亲的爱,却不能够除去他们的罪性,更不能为他们除去罪所带来最终的审判。

但有一位父亲,君王,却不只是像大卫一样呐喊,而是真正付出了行动。

那就是我们的神,也是整个世界的王。他爱我们,更胜过世上的父亲爱自己的儿女,而我们,也正如暗嫩与押沙龙一般,是一群被罪所捆绑、辖制、操控的人,一群本该灭亡的人。他不仅替我们承担了罪的代价,更是将我们从罪的捆绑、辖制中,拯救、释放了出来。使我们不再做罪的奴仆、受罪的捆绑与辖制。

神理应审判我们的罪,但他却因为爱我们,怜悯我们,不忍将我们毁灭在他的愤怒、圣洁和公义当中。

但神也没有像大卫一样,对我们的罪视而不见,或试图冷处理,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。神也没有被他君王的身份所捆绑、限制,不能接纳我们,因为我们的罪而疏离我们。

神乃是为了我们,放弃了他在天上一切的荣耀、权柄与尊贵,道成肉身成了人的样式,亲自为我们死在了十字架上!大卫在悲痛、无力中所呐喊出来的:我恨不得替你死!正是神亲自为我们所成就的。

一个多月前,在教会的秋季退修会上,John和Win特别分享了路加福音中‘浪子的比喻’,是啊,谁不希望自己犯了错误以后,能够像那个浪子以及那个哥哥一样,被完全的接纳和饶恕呢?

但倘若我们的神,是圣洁、公义的,他如何能够饶恕我们这一群犯罪、悖逆的人,而不损害他的圣洁与公义呢?

答案就在耶稣基督并他所钉的十字架上。正如《希伯来书》九章22节所说:若不流血,罪就不得赦免了。若是没有赦免,就不可能有真正完全的接纳。

神对我们的饶恕与完全的接纳,并非毫无代价的。为了能够完全的接纳我们,使我们与他和好,三位一体的真神,为了我们成就了那奇妙无比的救恩。

及至时候满足,神就差遣他的儿子,为女子所生,且生在律法以下,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赎出来,叫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。你们既为儿子,神就差他儿子的灵进入你们的心,呼叫:阿爸!父!(加4:4)

圣父亲自差遣圣子来到世上,担当了祂子民的罪,基督为我们的罪死在了十字架上,从此我们一切的罪,在基督里都得到完全的赦免了,不是押沙龙和大卫表面的和好,乃是真真正正完全的和好。圣灵更是使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过来,并且将基督为我们所成就的救恩施行在我们身上,赐给我们新的生命,就是基督复活的生命,使我们这群人,可以坦然无惧的来到神的面前。

神对我们的接纳,是完全的接纳,不像大卫和押沙龙之间,仍然心存芥蒂,因为基督真实的为我们的罪而死了,我们所有的罪,都已经被耶稣基督的宝血所洗净。

十字架是救赎的记号,十字架也是神的荣耀、圣洁、公义彰显的地方;大卫处在做父亲的慈爱和做君王的公义之间,无能为力。使他对暗嫩的罪虽然无比愤怒,却毫无行动;对押沙龙虽然满心关爱,却最终只能以冷漠相待。

但我们的神却不会如此,他不会因为我们的罪,就无法接纳我们,他亲自来到这个世界上,甚至亲自与罪人同吃、同喝、同住。他也不会因为是爱我们的父,就不审判我们的罪恶,事实上,我们的每一个罪、每一项恶,都被神审判了,就是在两千多年前的加略山上,神当着天地所有受造物的面,亲自审判了担负我们罪孽的基督。

从创世记开始,雅各临终前就已经预言,将来以色列的君王要出自犹大支派(创四十九10),民数记和路得记,更近一步清楚的指明,这位要给以色列带来得胜,为万民带来福气的君王,这位雅各家的星、以色列的杖,会是波阿斯的后裔。照着先知们的预言和神的应许,撒母耳记向我们讲述了,耶西的儿子大卫,如何在神的带领下一步步成为以色列最英明的王,他不仅给以色列人带来政治和军事上的繁荣、昌盛,更是给以色列人带来了属灵上的复兴。他将以色列人失落、遗忘数十年的约柜迎回耶路撒冷,重建了倒塌的帐幕,带领以色列人回转归向神,整卷书的高潮,就是撒母耳记下第七章,在那里耶和华神应许要为祂建造宫殿的大卫,他的后裔将会接续他的王位,永远做王。

好像人读童话故事一般,故事到了这里通常就应该结束了,身为读者,我们难免就会以为,以色列人从此就会在大卫和大卫的子孙的带领下,忠心事奉神,以色列国也会一直昌盛下去。

但是很快,从撒母耳记下十一章开始,就让我们看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大卫,不仅他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罪人,他的儿子们,更是同样的败坏、淫乱、邪恶,我们在《撒母耳记下》十一到二十章中,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败坏、软弱、无力的大卫,他连自己的家都不能拯救,不能带来和平、幸福,更何况是以色列国,乃至地上的万民呢?

撒母耳记下的作者使我们看到,神所应许的救赎,就是雅各所预言的那位,要使‘万民都归向神’ 的‘赐平安者’(创四十九10),另有其人,大卫也只不过是一个有罪且有限的人,最多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影子,或者说预表。

照着神的应许和先知一切的预言,耶稣基督来了,祂就是雅各家的星,以色列的杖,祂在十字架上,真正满足了神的慈爱与公义,解决了大卫所无能为力的矛盾。使我们能够真正与神和好(弗二13-16)

结语

其实,我们的家庭、人际关系,特别是父母与子女的关系,还有配偶之间的关系。

有过多少时候,好像大卫与押沙龙一样的经历,虽然想要原谅对方,其实很爱对方,但因为曾经的背叛与伤害,再也无法回到从前毫无间隙的光景了。

大卫有着为父的心肠,却不能解决他儿子罪的问题。他虽然能够一时掩盖他儿子的罪恶,甚至为他儿子的罪甘心受苦,却不能真正除去押沙龙的罪,更不能将他从罪的捆绑与辖制中拯救、释放出来。

但我们的神,不单是爱我们,更为我们胜过了罪恶,将我们从罪恶的捆绑当中拯救、释放出来。

神为我们所成就的救恩,实在是何等奇妙、伟大。

面对罪恶,我们不应该不了了之,大卫的教训使我们看到,任何对罪的姑息、放纵,都会带来更可怕的灾难和痛苦;但仅仅是外面的管教和刑罚,并不能除掉人心里面的罪,将人的罪掩盖不顾,更不能恢复关系。除非来到神的面前,领受耶稣基督为我们所成就的救恩;这是能够真正解决我们的罪恶、和好的途径。

所以今天,我们不单要自己来到神的面前,我们更要知道,面对家人、弟兄姊妹的罪恶,唯一的出路就是将他们也带到神的面前,领受耶稣基督的救恩。

我们不仅要从大卫的身上学习教训,及时的管教犯错误的儿女,责备罪恶。我们更要从大卫的身上,看到人的有限和软弱,除非将人带到神的面前,凭着我们自己,不可能真正帮助到我们的家人。倘若罪没有除去,我们对家人的爱,我们与他们的和好,都只不过是暂时的,有限的;我们所有的努力,无论是多么高超的亲子教育、婚姻维护技巧,最终,都会被罪所破坏。

我们今天不只是在耶稣基督里,被神完全赦免和接纳了,可以坦然无惧的来到神的面前;并且今天我们更要将自己的家人,带到神的面前,同样领受耶稣基督的救恩,因为这是除去罪、胜过罪、得释放的唯一出路,也是真正和好的根本。

版权申明:

此系列文章版权归作者 ©️秦恩膏 所有

如需转载至其他网络平台

请注明作者、出处和保留文章的完整性



敬请关注秦路传道的个人网站:

http://www.qinluyszd.com 

敬请关注"为道而阅"的网站:

http://www.weidaoeryue.com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