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为万民的祝福|“疫情之后”系列(2)

《疫情之后:成为万民的祝福》

(约书亚记2:1-24,24:1-15,创世记12:1-3)

引言:

刚刚我们所读的约书亚记第二章的经文,是一段非常清楚的关于‘立约’的经文。在这段经文当中,约书亚所打发的那两个探子,代表以色列人与耶利哥城的一个妓女喇合,在神面前立了一个非常严肃的、关乎喇合全家生死存亡的约。

但是,在我们周五刚刚查考过的出埃及记二十三章32-33节经文当中,是这样说的:“不可和他们并他们的神立约。他们不可住在你的地上,恐怕他们使你得罪我。你若事奉他们的神,这必成为你的网罗。“

神非常清楚的吩咐以色列人,不可以与迦南人立约,而这吩咐是神跟以色列人在西奈山‘立约’的条款之一(出十九-二十四章)。但是在约书亚记第二章,以色列人还没进迦南地以前,我们就非常稀奇的看到,以色列人竟然跟一个迦南人立约了。就是‘喇合’。这难道不让人稀奇吗?或者说,神难道不会非常愤怒,然后严厉的审判、管教以色列人吗?在约书亚记第二章的前后文当中我们都非常清楚的看到,以色列人无论是在旷野当中,还是进入迦南地以后,当他们非常明确的违背神的话语、悖逆神,常常都会立马给自己带来非常可怕的管教。

有趣的是,这一次,神并没有严厉的管教以色列人,祂甚至没有愤怒,希伯来书的作者甚至将喇合与以色列人立约这件事情,看成是一个信心的典范(来十一31)。也就是说,神不仅没有因此愤怒、生气,反而肯定了这一次的事件。

显然,这一次的事件有着极其特殊的意义,跟神所吩咐以色列人的:不可与迦南人立约,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。今天我们要透过这段经文,一起来看的主题就是:‘疫情之后:成为万民的祝福’。

一、经文背景:约书亚记中的暴力与血腥

非常出名的‘无神论’者理查.道金斯(Richard Dawkins)曾经说过:约书亚记充满了嗜血的大屠杀,以及仇外的氛围,令人瞠目…圣经中约书亚毁灭耶利哥,以及进攻应许之地这件事情,在道德上跟希特勒入侵波兰,或海珊屠杀库德人(Kurds)、沼泽阿拉伯人(Marsh Arabs)如出一辙,圣经或许是吸引人且富有诗意的文学作品,却不适合用以培养孩子们的道德观。

确实,约书亚记一直以来都是基督徒最难面对的书卷之一,有人调侃说:‘这是基督徒改写最多的一卷书’:我们都会在儿童主日学中教导孩子们,约书亚和以色列人百姓立志遵行神的律法的故事,我们都会教导孩子们,以色列人绕城七日,耶利哥城墙倒塌的故事,我们当然也会教导孩子们,以色列人过约旦河的故事。但是后面部分,就是以色列人:‘又将(耶利哥)城中所有的,不拘男女、老少,牛羊和驴,都用刀杀尽’(书六21)。我们却很少去提到。

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讲:‘以色列人众人就回到艾城,用刀杀了城中的人,当日杀毙的人,连男带女,共有一万二千,就是艾城所有的人,约书亚没有收回手里所伸出来的短枪,直到把艾城的一切居民,尽行杀灭’(书八24-25)

约书亚记中的很多故事,是最受欢迎的,但约书亚记中的很多故事,也是最不受欢迎的。我们教导那些让人喜爱的,刻意忽略那些令人难堪的部分。难怪弗斯(David G. Firth)说:今天基督徒对约书亚记的内容,其实相当陌生。我们好像都知道了,却并不清楚这卷书到底在讲什么。约书亚记也顺理成章的,成为了风暴的中心,很多人在挑战基督徒的信仰、试图推翻《圣经》的时候,都会将矛头指向约书亚记,他们说约书亚记中的神,就像一个怪物,太过血腥、残忍,这跟福音书中的那位良善、恩赐、忍耐的神,风马牛不相及。

 弗斯指出,想要弄清楚这个棘手又复杂的问题,我们首先要回到根本,去思考一个常被人忽略的重要事实,那就是:

1.土地到底是谁的?到底谁拥有迦南地?

按照今天人的观点,我和我的祖先住在这片土地上,这片土地就理所当然属于我的,倘若你从别的地方过来,抢占了我的土地,就是入侵、殖民者,是应当受到谴责的。任何人如果否定这种观点,胆敢去占领别人已经生活、居住很久的土地,就会受到世界人民的唾弃。

但是,这种观点正确,也不正确。因为我们虽然拥有土地的居住权,但圣经告诉我们,天地万物都是神所创造的,神也拥有包括‘土地’在内的万事万物的绝对所有权。正如诗篇119篇91节中诗人所宣告的:天地照你的安排,存到今日,万物都是你的仆役。天地不仅是属于神的,它们甚至都是为神的旨意所服务的。

因为土地真正的拥有者不是人,是耶和华神,人只不过是在神的允许下,暂时使用土地,所以神当然有绝对的主权随自己的意思,将土地赐给任何人。实际上,迦南这片土地从一开始,就是神应许要赐给亚伯拉罕的,而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,并非从迦南人手中夺取土地,乃是去获得本就属于他们的产业。然而,从神应许将迦南地赐给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,到以色列人真正进入应许之地,在约书亚的带领下,得到迦南地为业,中间过去了四百多年。这是因为,神告诉亚伯拉罕:‘亚摩利人的罪孽,还没有满盈’(创十五16)。

由此我们可以看到,虽然神拥有绝对的主权,有权柄将本就属于他的土地赐给任何人,但我们的神却不是反复无常、毫不讲理的神。实际上他使以色列人延迟了四百年才得到迦南地为业,正是因为‘亚摩利人,也就是迦南人的罪孽,还没有满盈’。当四百年后,以色列人在约书亚的带领下,进入迦南地时,其实也是‘迦南人已经恶贯满盈了’,所以对于以色列人来说,是神恩待了他们,将迦南地赐给他们,而对于迦南人来说,则是神的审判临到了他们。迦南人要因为他一贯的恶行,受到神的审判。在神的审判中,以色列人只不过是神手里的工具罢了。实际上神对迦南人的提醒和审判,不是从约书亚时代开始的,从创世记中我们就知道,在亚伯拉罕的时代,神就已经直接从天上降下硫磺和火,审判了迦南地的索多玛和蛾摩拉这两座城市,当亚伯拉罕、以撒、雅各住在迦南地的时候,神也透过他们一次次的显出自己的能力。

当以色列人得到迦南地为业后,神也一再提醒他们,倘若他们像迦南人一样犯罪、悖逆神,神也会一样收回土地,将他们逐出迦南地,而事实就是,以色列人竟然真的就像在他们之前的迦南人一样,悖逆耶和华真神,去敬拜那些偶像。最终,以色列在神的管教中,亡国被掳,分散到了世界各地。只不过那一次,亚述人和巴比伦人成了神手里的工具,以色列人成了审判的对象。

2:圣经中的神,到底是怎样的神?

很多人第一次听说基督教时,都是基督徒告诉他们,神是爱,神爱我们,这当然是对的,但问题在于,很多人竟然在成为基督徒以后,甚至做了很久的基督徒,还是只知道‘神是爱、神爱我们’这一点。

事实上,耶稣基督为我们钉死在‘十字架’上,不单单体现了神对我们的爱,更是同时体现了神的圣洁与神审判的可怕。

为何耶稣基督在客西马尼园中经历如此大的挣扎?正如爱德华兹所说:耶稣基督在客西马尼园中,近距离的看见自己所要被投入的烈火熔炉是何等的可怕,这‘烈火熔炉’由神的怒火所点燃,父神让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之前,近距离的感受这炽热的火焰,使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所要承受的痛苦是何等之深。

倘若我们读福音书,真的只像那些人所说的那样,从中读出,神是‘良善、恩赐、忍耐的神’,我们就真的错失了福音书宝贵的地方。为什么我们说神是慈爱、怜悯、忍耐我们的神呢?因为有一个重要的基础,那就是:神对罪恶的审判是何等严厉、可怕。

十字架是倾倒神愤怒的地方,是显明神的圣洁与公义之地。

我们只有真正认识到这一点,才能真正体会到神对我们的慈爱与怜悯。倘若我们只是干巴巴的说:神是慈爱,神是良善的,这些都只不过是浮于表面。

保罗华许牧师一次在欧洲一所大学的演讲中问当时的学生:‘你们觉得圣经中最让人害怕的一节经文是什么?’,或者说‘圣经所告诉我们,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?’当学生们都安静下来,聚精会神的聆听时,他说到:GOD is Good。圣经中所告诉我们,最可怕的一件事情就是:‘神是良善的’。

立刻全场哗然,大家都笑了起来,大家都觉得这个家伙是在搞笑的。

但是,弟兄姊妹,这并不是一个笑话,乃是一个事实。

你有没有认真的想过,如果神是良善的,是圣洁的、公义的。他会怎么对待我们这一群,败坏、邪恶、污秽的罪人?

圣经所告诉我们最可怕的信息就是:神是良善的,但我们却不是。

就像我们前面所说的,神对迦南人的审判、警告,其实不是从约书亚的时代才开始的,从亚伯拉罕的时代,神就已经开始严厉的审判迦南人了,严厉的警告他们,而神透过约书亚对迦南人的审判,也不是最终、最可怕的审判,真正最可怕的审判,乃是清楚记载在新约圣经当中,记载在福音书中,记载在保罗书信当中,记载在启示录当中。新约圣经处处都在告诉我们,在世界的末了,在死后,还有更可怕的审判,那些悖逆神的、与神为敌的,最终将会接受何等可怕、严厉的审判。

当有人质问神,为何如此血腥、残忍,为何如此严厉的对待迦南人的时候,我们无需为圣经辩护,因为事实上《圣经》给出的回答是,神真正的审判,最终的审判,要比你想象的更血腥、可怕、残忍一百倍、一千倍。

神对迦南人的审判,不是特别虐待迦南人,因为这只不过是世上所有罪人,都要经历的,是那更可怕的审判,一次小小的预演罢了。与其可怜迦南人,不如先可怜可怜自己、想想自己将来会怎样。

罪人要从那位圣洁、公义的神那里,所领受的,乃是永恒的愤怒。

但好消息,也就是‘福音’告诉我们,神不仅是圣洁、公义、可怕的审判者,他同时也是慈爱、怜悯我们、满有恩典的神。十字架是神圣洁公义的高峰,同时也是神慈爱、怜悯的彰显,因为神亲自道成肉身,为我们死在了十字架上,为一切信祂的人,承担了罪的代价。

3:谁是真正的以色列人?谁是神的百姓?

很难想象,在约书亚记这一卷,记载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,终于要得着应许之地的书中,开篇竟然会花如此长的篇幅,去记载一个耶利哥城妓女的故事。

经文对喇合的描写是:她是耶利哥城的人,而且是一个妓女,在当时的社会,和迦南的风俗,她很可能是一个‘庙妓’。总之,这个女人,可以说是迦南人的典型代表。也就是我们前面所说的,悖逆神的、恶贯满盈的、神所要审判的人。

约书亚记第二章,详细的记载了喇合对耶和华神的‘认信’,她与以色列人立约的过程和内容。

我们刚刚一起查考过神在西奈山与以色列人立约的故事,所以大家应该都比较清楚,在一个约中,通常要有叙述性的引言,然后是双方对约的承诺,以及约的条件,并且还要有一个‘约’的记号。

约书亚记第二章所记载的,其实是一个非常详尽、正式的

立约仪式:

1.引言,神的伟大,喇合重新讲述了,神救以色列人的作为(书二9-11);

2.双方承诺:

喇合:我恩待探子,你恩待我的父家,并且要凭据(书二12-13);

探子:以生命做保证,会保存喇合并她家人的性命(书二14);

3.约的条件:喇合的责任,如果任何人走出你家人,他的血就归入他自己头上,以色列人要保障喇合和家人的生命安全(书二17-20);

4.约的记号:朱红色的线(书二21);

如果从文学、故事的角度,拿走第二章,好像故事没有什么损失,布局没有什么损失;

而且在以色列人得迦南地为业的故事中,突然插入这么一段外邦女子的故事,实在显得突兀。

但第二章却是全书的引言和大纲,全书神学的中心,如果没有第二章这个‘眼镜’,我们一定看错约书亚记。

喇合真的只是保住了性命吗?不是的,她不单单是保住了性命,并且从一个外邦人,一个妓女,一个本该被神审判、灭亡的人,成了神的一个真正的以色列人,神的百姓,甚至成为神伟大救赎计划中至关重要的一环。

哪个犹太人敢说,喇合不是以色列人呢,因为他们最伟大的君王大卫,就是从喇合而生的,不只是喇合,另一个外邦人女子路得,也同样是大卫的祖先。她们都成了真正的以色列人。

约书亚记的开头部分,第二章这么长的一段经文,所讲述的,竟然不是以色列人跟神立约,而是一个外邦女子,一个本该被神所审判、灭亡的人,因着对神的信,透过神的百姓,跟神立约的故事。

事实上,约书亚记中重要的外邦人,不只是喇合,还有一个我们常常忽略了的人,就是迦勒。

约书亚记十四章6节告诉我们说:迦勒是‘基尼洗族人’而‘基尼洗人’则正是创世记十五章19-20节当中,神应许亚伯拉罕,要将迦南地赐给他为业时,所提到的其中一个迦南的种族。我们不知道,迦勒到底是在什么时候融入以色列人当中的,但是我们没有看到圣经对于这个,忠于耶和华神、专心跟从耶和华神的人,有任何的偏见,很多时候基督徒若是不注意,都以为迦勒生下来就是以色列人呢,事实上,他也真是以色列人。正如他对约书亚所说的话:‘同我上去的众弟兄,使百姓的心消化,但我专心跟从耶和华我的神’(书十四8)。我们也看不到迦勒有任何觉得自己不是神百姓的地方。

耶和华神的仆人,数百万出埃及的第一代以色列人中,能够进迦南地的两个人之一:迦勒,倘若从血统上来说,也是个外邦人,但有谁能说他不是神的百姓呢?圣经甚至称呼他为‘神的仆人’:‘唯独我的仆人迦勒,因他另有一个心志,专一跟从我,我就把他领进他所去过的那地,他的后裔也必得那地为业’(民十四24)。下一周我们会特别分享,被神称为‘我的仆人’,是何等尊贵、特殊、了不起的一个称呼。

迦勒最终的结局怎样呢?经文说:‘所以希伯伦作了基尼洗族耶孚尼的儿子迦勒的产业,直到今日。因为他专心跟从耶和华以色列的神’(书十四14)。

而那些悖逆神的以色列人,却都倒毙在了旷野,约书亚记第七章更是让我们看到,那个生下来就是以色列人,出身无比尊贵的犹大支派、谢拉家族的‘亚干’,却因为悖逆神,连他所有的,都一同灭亡了。

弟兄姊妹,约书亚记和路得记,都清楚的让我们看到,到底谁才是真正的以色列人?是那些生下来就在以色列民族当中的吗?不是的,是那些真正从心里信靠神,愿意与神立约,归向神的人。

任何一个人,即使是在当代看来最肮脏、低贱的一个人,只要他信靠耶和华神,愿意与神立约,他们都可以成为神百姓的一份子。

正如罗马书二章28-29节所说:因为外面作犹太人的,不是真犹太人,外面肉身的割礼,也不是真割礼。惟有里面作的,才是真犹太人。

罗马书三章28-30节还说:所以我们看定了,人称义是因着信,不在乎遵守律法。难道神只作犹太人的神吗?不也是作外邦人的神吗?是的,也作外邦人的神。神既是一位,他就要因信称那受割礼的为义,也要因信称那未受割礼的为义。

以色列人之所以能够得迦南地为业,不是因为他们有什么好的,有什么良善的,乃是因为神曾经应许了亚伯拉罕,要将迦南地赐给他和他的后裔为业。所以,领受产业、福分的,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。但圣经同时又让我们看到,原来亚伯拉罕真正的后裔,并不一定是亚伯拉罕肉身所出的后裔,那些与亚伯拉罕一样对神有信心,愿意跟随耶和华神的人,也都因着信心的缘故,成了亚伯拉罕的后裔,成了领受应许和祝福的。

保罗在加拉太书三章6-9节说:‘正如‘亚伯拉罕信神,这就算为他的义’,所以你们要知道,那以信为本的人,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,并且圣经既然预先看明,神要叫外邦人因信称义,就早已传福音给亚伯拉罕说:万国都必因你得福,可见,那以信为本的人,和有信心的亚伯拉罕一同得福。

事实上,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,不单单是迦南地,这一个暂时的产业,神乃是要借着亚伯拉罕的后裔,成就更伟大的救赎计划。迦南地只不过是神将要赐给他百姓,天上永恒的产业的一个影子。

而喇合,这个本该在神的审判中灭亡的迦南人,不仅因着信,没有灭亡,反而成了神的百姓,也不仅是以色列最伟大的君王‘大卫’的祖先,她更是与路得一样,成了耶稣基督肉身的祖先。

弟兄姊妹,这是何等美好的一个故事,喇合的经历,也正是每一个基督徒的写照。我们原本都是与神无关的,不仅是与神的应许、福分无关的,而且因着我们的罪,因着我们对神的悖逆,因着我们所犯的罪孽,我们本该是在神的审判中灭亡的一群人。

但是如今,因着信,神赦免了我们一切的过犯,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流出的宝血,洗净了我们一切的罪孽。不单单如此,我们更是可以成为,神救恩的使者。好像亚伯拉罕、喇合、路得一样,使人因着我们得以认识神,蒙福。

我们奇妙的看到,在约书亚记的开头部分,所记载的正是这样一个,本该被神审判,本该灭亡的人,因着对耶和华神的认识与信靠,竟然得以‘从耶利哥全城人中分别出来’,免于灭亡。

耶利哥城的人,结局凄惨吗?确实凄惨,他们正是这个世上,所有悖逆神的罪人的写照,发生在耶利哥的事件,只不过是那最终的审判的一个缩影,将来的审判,只会比那更加可怕。

同时,耶利哥城所发生的惨案,越是血腥,越是可怕,也越是承托出了,喇合所得的恩典是何等宝贵。

二:成为万民的祝福

约书亚记的结尾二十四章,跟约书亚记的开头第二章,是非常对称的。

在全书的开头部分,第二章说的是,一个外邦人的女子,宣告她对耶和华神的认信,透过以色列人的两个探子,与耶和华神立约的故事。

而全书的结尾部分,第二十四章说的则是,以色列人全体百姓,在约书亚的带领下,与耶和华神立约的故事。

在二十四章中,约书亚详细的数算了以色列人的历史,从他们在埃及的祖先,一直数算到亚伯拉罕,并且亚伯拉罕的父亲他拉。为什么约书亚要这么数算呢?

就是因为约书亚要带出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,原来就连以色列人的亚伯拉罕,原来也是一个外邦人,经文一再强调,以色列人的祖先,亚伯拉罕和他的父亲他拉,是‘大河那边的人’,强调他们原本是不认识神的人,是敬拜偶像、事奉别神的人。

但是因着神的呼召临到了亚伯拉罕,亚伯拉罕开始认识耶和华神,并且在神的呼召下,亚伯拉罕离弃了从前所敬拜、事奉的偶像,专心跟从、敬拜耶和华神。而这其实就是神百姓的定义!

仔细读约书亚记二十四章我们就会发现,原来经文不是在说,一群神的百姓跟神立约的故事,经文强调的是:一群外邦人跟神立约的故事。无论是喇合,还是以色列人,他们本质上其实都是‘外邦人’,只有当他们真正发自内心的信靠神,跟神立约,他们才成为神的百姓。

作者不断提到‘大河那边’,提到神对亚伯拉罕的呼召和带领,强调亚伯拉罕离开当地的地方,离弃当地的偶像,转而敬畏独一的真神耶和华。

因为,亚伯拉罕就是外邦人成为神百姓的典范,每一个以色列人,也都要从心底效法亚伯拉罕,才能真正从一个外邦人,成为神的百姓。

所以弟兄姊妹,约书亚记其实并不是一本‘战记’,而是一场‘布道会’!

一场约书亚、迦南人、喇合、迦勒,以色列人等诸多角色,合力演出的舞台剧。不仅向我们展示了神的审判有多可怕,同时更呼召我们离弃心中的偶像,回转归向神,忠心事奉他。无论何人,只要信靠耶和华神,就能脱离神的审判,成为神的百姓,并且得着神所应许的基业。

约书亚记所讲的,不是要‘清除’地上的‘万邦’,乃是强调,神要赐福地上的万族、万邦。

难怪我们在耶稣基督的家谱里面,看到喇合重要的位置,甚至,我们在希伯来书十一章的信心:英雄榜上,也看到喇合竟然榜上有名!而在我们看来更了不起、伟大的约书亚,却没有出现。这难道不是让人稀奇的事情吗?为什么呢?

因为喇合,与亚伯拉罕一样,正是外邦人跟随神的典范!

也是神要借着那些信靠祂的人,赐福世上万国、万族之人,最好的例证。

创世记十二章1-3节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:耶和华对亚伯兰说:你要离开本地、本族、父家,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。我必叫你成为大国,我必赐福给你,叫你的名为大,你也要叫别人得福。为你祝福的,我必赐福与他;那咒诅你的,我必咒诅他,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。

这段经文是创世记乃至整本旧约的中心。

在创世记十二章1-3节中,连续出现五次‘福’,向我们显明,神拣选亚伯拉罕的目的,就是要赐福给他,更是要透过他,赐福给地上的万民。

这个应许中,连续出现的五次‘福’,也正对应了前面,创世记1-11章,所出现的五次‘咒诅’。神拣选亚伯拉罕,最根本的目的,是为了要除去因为人的堕落、‘罪’所带来的‘咒诅’。

因此,很多神学家认为,创世记十二章1-3节,是对创世记全书的总结,或者说核心,也是贯穿整本旧约圣经的一条重要线索,当我们去看旧约圣经的时候,我们需要带着这样一个问题来看:神如何能够透过亚伯拉罕的后裔,赐福给世上的万民。

一方面,它所指向的,就是耶稣基督来所要成就的救恩,另一方面,它也提醒我们,神拯救他百姓,心意乃是要借着我们,赐福给更多的人。

按照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,马太福音记载,耶稣基督的降生,真正开始应验了;马太福音第一章告诉我们:耶稣基督来,就是要将我们从罪的咒诅、捆绑着释放出来;但常被我们忽略的是,马太福音最后一章告诉我们的是,耶稣基督升天以前,所嘱咐我们的是:要去!给万民施洗,使他们成为神的百姓!

马太福音前后的对应,正是告诉我们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应验了,这应许不单单是要我们在基督里蒙福,这应许更是一种美好的职分、使命,就是神的心意,要我们成为地上万民蒙福的管道。

同样的,约书亚记正是创世记十二章1-3节,神对亚伯拉罕应许的兑现:不单单是土地兑现了,我们更是看到,一群外邦人,本该灭亡的人,喇合、迦勒、基遍人,甚至是以色列人,因着以色列人的缘故,得以认识神,与神建立关系,不仅免于灭亡,更是成为神的百姓。

因此,约书亚记不是让我们去灭绝人,最终审判人的是神,而不是我们。

约书亚记首先,是让我们看到神审判的可怕,以及神的恩慈,提醒我们回转归向神;

同时也告诉我们,神百姓已经从神那里领受了美好的职分,就是给人带来祝福、领人归向神的职分。

我们可能都会觉得,今年的疫情实在可怕,刚以为要过去了,没想到又变得更严重了。我们的生命、健康,都时刻受到威胁。全世界范围内,现在已经有大约五千万人感染,一百多万人丧生。

很多人都会问,如果神是良善的,为什么会允许这样的灾难发生,为什么不使瘟疫立马停止。我们不能完全知道为什么,我们也不能随便的说,这是神对人类的审判。

但是有一点我们可以知道,这个世界上之所以充满灾难、病痛、邪恶,最根本的原因,是因着人的犯罪,使整个世界都受到了污染。今天的疫情,或许在我们看来已经十分可怕,但世界最终的结局,将会更加可怕。彼得后书三章10-13节告诉我们:将来主降临的日子,整个世界都仿佛被烈火销化了一样,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。这并不是说不信神的人,也可以跟着一起烧没了,受一时的苦就结束了,事实上,那些不信神的人,乃是要被扔进硫磺火湖当中,承受神永远的愤怒。

但是,神同时也是何等慈爱、怜悯的,他为我们这群神的百姓,就是原本也是应当一同灭亡,承受神永恒的愤怒的人,却预备了荣耀无比、永恒的新天新地。这不是我们配得的,也不是我们努力赚取来的,乃是因着相信耶稣基督,所赐给我们的。

因此,当我们明白这个世界最终的结局会是怎样,我们本该得的审判是何等可怕;

与其问,为何神允许如此可怕的灾难发生,不如问,我们当怎样回应神的审判,又当为这个时代做些什么。

回到我们最开始的问题。神严肃的吩咐祂的百姓,不可与外邦人立约,这对我们仍然是需要严格遵守的命令。但是,正如十诫吩咐我们说:不可杀人,但我们知道神不仅允许在战争当中杀死仇敌,同时也直接命令以色列人处死那些悖逆神的人。因此,我们要综合的看待神的命令,而不是狭隘的用一节经文就得出一个决定性的结论。

我们从约书亚记中看到,以色列人与外邦人立约的事情时有发生,例如妓女喇合、基遍人等。而且最终都被神所认可,而这些立约,其实都是外邦人归信耶和华神,这是神所认可的,是神所喜悦的,也正是神呼召亚伯拉罕、拣选以色列人所真正要借着他们成就的:使万民因你得福。

因此摩西律法中‘不可和他们和他们的神立约’,并不是说以色列人不能允许任何外邦民族住在他们的土地上,倘若如此‘约书’前面那么多提醒以色列人要‘善待寄居者’的条例就没有任何意义了。也不是说以色列人不可以接纳外邦人进入以色列当中(例如路得)。这里所指的,特别是在信仰层面要保持纯洁,以色列人不可以与那些异教徒‘立约’:就是承认他们的信仰和他们的神,更不可以允许任何人在以色列的土地上敬拜、事奉别神。所以出埃及记二十三章33节的后半部分就是很好的补充说明:你若事奉他们的神,这必成为你的网罗。

但神却期望,可以透过他的百姓,赐福给地上更多的人,就是使人回转归向他,成为他的百姓。

正如耶稣基督所吩咐我们的,我们应当去,传扬福音,使万人作耶稣基督的门徒。

结语

弟兄姊妹,当有人质疑,约书亚记是如此的血腥、残忍,好像跟福音书、新约圣经中描述的那个慈爱、良善的神不相符的时候,你要怎么回应呢?

从约书亚记,我们可以学习到什么,对神有怎样的认识呢?

因着信,亚伯拉罕离开了从前敬拜、事奉偶像的家乡,专心跟随耶和华神,不单单他自己得以认识神,神更是透过他赐福地上的万族、万国;

因着信,‘基尼洗族人’迦勒,却被称为耶和华神忠心的仆人,给以色列人带来好消息;

因着信,喇合与耶和华神立约,不仅从灭亡的耶利哥城中分别出来,更成为大卫、耶稣基督的先祖,成为地上万族的祝福;

因着信,约书亚那一代的以色列人,没有效法当地的迦南人,他们与神立约,忠诚的持守神一切的话语,不单单自己蒙福,也成为历代神百姓的榜样。

今天,我们从这个可怕的疫情当中,可以学到什么呢,在经历过将近一年的恐惧、担忧后,我们对神,对这个世界,对我们自己有了怎样更多的认识呢?

我们更要思考,在疫情当中,以及疫情结束后,因着信,我们当为这个时代做些什么?

作者:秦恩膏传道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